哈韓反韓,都要知韓

作者:朱立熙  日期:2010-12-14

逢甲大學「文明史」專題演講
演講題目:戰後韓國民主轉型
演講日期:99年12月07日(二)下午7:00
演講地點:啟垣廳(人言大樓地下一樓)
主講者:朱立熙 老師


主持人:周樑楷老師

 

朱教授、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大家晚安。我們逢甲文明史演講,每個學期有八次,今天是最後一次。在上學期時,我們就在安排這學期的演講,我想我們應該多瞭解鄰近國家,因為我們要拓展各位的國際觀,所以我就想到韓國很重要。尤其韓國的大眾文化,大家都接觸很多,但我們應該對他的政治各方面多瞭解。就我所知道,台灣對韓國的歷史、政治瞭解最透徹的就是今天我們請到的朱立熙教授。前不久我還請朱立熙教授到我家去,有個讀書會也是請他演講,那次讀書會人比較少,我覺得很可惜,沒辦法分享給大眾。所以今天我們特地請朱教授來跟各位做一個分享,沒想到,我們安排的時間就是現在最近韓國跟國際情勢最緊張的時候。所以今天這個安排不是剛好碰到韓國國際情勢緊張才請他來,我們老早就請他來。

 我先講一個小笑話,然後再請朱老師上來跟各位講。我兩年前到韓國南韓開會,開會後在私下場面聊天,我就問他們說,你們韓國國旗有什麼意義?韓國的學者就故意跟我耍酷,他說這個是很深奧、很有學問的東西,就這樣,他也講不出來。我就跟他開玩笑說,裡面的紅色、藍色是什麼意思?他說,我們有一個純屬開玩笑的說法,當初獨立建立大韓民國,設計國旗時,北邊紅色的就是北韓、南邊藍色就是南韓,好像命定朝鮮半島就是要分隔開一樣。這是開玩笑的話。我們現在歡迎朱教授。

 主講人:朱立熙老師(註:演講過程中配合播放Power Point簡報)

 謝謝周老師給我這個機會來分享研究韓國當代政治轉型的心得。我一直覺得我是個運氣很好的人,新聞都為了我的課堂需要而發生,好像反韓的新聞就是為了我們今天的課而準備。在這時候談韓國,我其實有點嚇一跳。開始之前我先來做一個簡單的民意測驗。在場同學如果你認為你內心反韓情緒高過哈韓的,我們用50%來算,如果你的反韓超過50%,你就是反韓;如果你哈韓超過50%,你就是哈韓,好不好?在座各位,如果你是反韓的請舉手?哈韓的請舉手?沒關係,不要怕被人家笑。那現場哈韓是少數。我想今天我的挑戰蠻大的。

都是中國人製造的假新聞

為什麼孔子、李白、王建民、孫中山都是韓國人?我想前幾年這樣的新聞不斷,一直到今年五月,李白是韓國人,《甘肅日報》的報導我跟你講,都是假的!都是中國大陸的網友製造的假新聞,透過台灣媒體的傳播。舉個例子,例如孫中山有韓國人的血統,這是兩年前《中國時報》引述《朝鮮日報》的報導說南韓成均館大學一個教授叫「朴芬慶」,根據他的研究說孫中山有韓國人血統。這個消息《中國時報》一報導,透過網路馬上傳回韓國,《朝鮮日報》說我們當天根本沒有這則新聞!他們再去瞭解,成均館大學也沒有一個叫「朴芬慶」的教授。證明這個新聞是假的,是杜撰的。

我們的媒體就是前門造謠,中國大陸網友製造的新聞,他們不經查證就報導。被否認之後,前門造謠、後門更正。可是第一時間,讀者都被騙了,兩天之後的更正新聞就沒有人注意了,所以大家先入為主的觀念就受到影響。所以這些新聞基本上都是假的,連我們的衛生署長都被騙了。過去幾年這些假新聞對我造成非常困擾,因為每次看到這種新聞時,我都無端受害。大家都跑來問我這件事情到底是真的假的?我說根本沒有的事情你叫我怎麼評論、怎麼回答你呢?我現在跟各位講,這些都是假的、杜撰的新聞,而且都被否認了,網路上都找的到。

十二月一號,我們人力銀行作了民意調查,我們上班族跟各位一樣,還有超過55%是反韓的,另外45%是不反韓,但也未必是親韓。這是台灣目前的現狀,所以,大家的反韓,表示你還是符合整個常態社會的現象。不過,我覺得你不管是反韓或哈韓,我認為你要先「知韓」我舉日本的例子,日本曾經統治過朝鮮半島三十六年,1910-1945。朝鮮半島被日本統治之前,本來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李氏王朝。後來1945年韓國光復,光復之後韓國人非常反日、仇日。但是韓國歷史學者就告訴他們,你要反日、仇日,但之前要先「知日」,知日之後才有辦法去跟日本較勁,才有可能去「超日」、「克日」。

所以在2001年Samsung的電子產品業績超過Sony,成為全球最大的家電品牌。韓國認為至少在家電領域,他們超日、克日了。所以今天各位反韓的人,沒關係,我不是要來說服你們或是希望你們跟我一樣,其實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內心裡對韓國的看法是一半、一半。就是親韓一半、反韓一半,根據不同的個案我會有比重差別,例如說51%:49%或55%:45%。因為韓國本身就是非常兩極化,讓人愛恨交加,討厭他的人討厭得不得了,喜歡他的又喜歡得不得了。所以你有一半、一半,60:40或70:30沒有關係,我覺得不管你是反韓或哈韓,但是要先「知韓」。

恨與兩極的民族性

今天的課我就先從韓國人的民族性,為什麼是一個「恨」的民族來講。我今天要形容他是「一個錯誤的地理,造成它悲劇的歷史」。為什麼叫錯誤的地理?上帝給它的地理位置實在是太壞了,它長錯地方。朝鮮半島的地圖你稍微想像一下,它的左側邊是中國、正上方是俄羅斯、東南方是日本。一百年前它就周旋在中國、俄羅斯、日本這三大強國之間;戰後1945年美國又從海外而來。所以它周旋在全世界最強的四大超級強權中間,中國、俄羅斯、日本加上美國。歷史上它是日本攻打中國的跳板、中國要到日本的橋樑。1894年「東學黨亂」發生「清日甲午戰爭」,清朝跟日本以朝鮮半島為戰場,兩國在那邊打。1950年的「韓戰」,雖然是南、北韓兄弟鬩牆,自己人在打,可是背後三個老大哥一樣以朝鮮半島為戰場。南韓背後是美國的支持;北韓背後是中共跟蘇聯,蘇聯提供武器,中共提供軍人,抗美援朝。所以背後是三大強權,兩個兄弟鬩牆,但他們只是三個強權的代理戰爭而已。所以他一直是被強權在背後操弄的民族。

「錯誤的地理」是因為它長錯地方,地理位置實在太壞,就造成歷史悲劇不斷的循環、不斷發生。這樣的歷史悲劇就形成他們「恨」的民族性。大韓民國的「韓」發音是「han」,「恨」也是這個音。他們的「恨」並不是hate,一定要報仇的仇恨,而是一種失落感、一種憧憬、一種很難過的心情,都可以用「恨」來解釋。所以錯誤的地理造成悲劇的歷史,形成恨的民族性。所以你如果瞭解它的地理環境後,你就可以比較理解它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民族性,甚至比較同情他。

還有一個原因,韓國是半島的地形,土地跟中國相連。土地相連的關係,它有農業文化、黃土文化,是保守的、內向的。另外它也有靠海的地方,靠海的地方就是海洋文化,海洋文化就是貿易文化,就是比較開放的、外向的。所以兩種文化都有,這樣的文化也形成他們兩極化的性格,保守的非常保守、開放的非常開放,兩極、極端的性格。你看現在南北韓的分裂與對立,軍事對峙、兩極,南韓你再把它從中間剖一半,南韓的東西兩邊對峙,南韓的東邊以前叫「新羅」,南韓的西邊以前叫「百濟」。百濟跟新羅一千多年的世仇,這樣的對立也是兩極。南韓現在的政治局勢裡,有自由派、進步派、改革派、保守派,這樣的對立也是兩極。所以韓國人經常是非黑即白、黑白分明的民族性格,非常兩極,沒有中間的灰色地帶、中庸之道。

所以這樣兩極化的性格,在國外,如果你碰到是一個好的韓國人,你可能喜歡他喜歡的不得了,韓國的一切都是好的,你就開始哈韓;你如果碰到一個痞子、壞人,你可能恨透了韓國人。我不知道剛才在座反韓的人,是不是有直接跟韓國人互動的經驗、吃過韓國人的虧?所以討厭韓國,還是從媒體給你灌輸的印象,所以你討厭韓國?但是我覺得你瞭解它的民族性、瞭解它非黑即白,兩極化的性格、瞭解它舉國皆恨,國家的恨、個人的恨這樣的民族性,你就可以稍微比較瞭解它了。

從1910年開始,每逢西元的十年,南韓一定發生大事,特別是戰後,1945年之後,從1950開始,1960、1970、1980、1990、2000,到今年2010年。我們從今年倒回去看,今年三月發生「天安艦事件」,一艘南韓的潛水艇在西海爆炸沈沒,到現在誰是誰非還不知道,南韓指控北韓的魚雷攻擊,但是北韓否認。後來南韓政府大肆炒作這個新聞,想要拿來當作選舉議題操作,操作成為人民恐共的心理,結果反而效果適得其反。六月二號韓國的十六都選舉,南韓選民給執政黨一個慘敗的教訓,南韓選民用選票告訴執政黨:我們不相信你指控是北韓擊沈天安艦。所以現在變成誰是誰非已經不知道了,到底是不是真的是北韓擊沈的也不重要了,南韓選民否定是北韓做的。不久以前,十一月二十三號,發生「延坪島海戰」,兩個軍人、兩個平民死掉、幾十個人受傷,這又是比較嚴重的一次。

我們倒數回去,從1945年八月日本人投降,大韓民國光復,八月十五號,美軍就進駐日本總督府,現在已經拆掉了,因為韓國覺得是個恥辱就把這棟建築物拆掉了。我們先簡單看一下韓國戰後的歷史。祖國光復後,韓國人非常喜悅,但是當時美、英、蘇三強主張朝鮮半島既然南北對峙這麼厲害,共產黨跟民主陣營對峙,不如讓聯合國託管,他們當時叫「信託統治」。結果全民反對,南韓反對、北韓也反對,所以在那情況下,由美國軍事政府接管統治三年,當時叫「美軍政時期」,有三年。1945年八月十五光復到1948年八月十五號,美軍就把政權移讓給韓國自己管理,所以1948年八月十五號,韓國成立了國會、通過新憲法,選出總統李承晚在八月十五號就職,大韓民國政府正式成立。

如果從1948大韓民國正式成立到今天六十二年之間,我們大約用「威權」跟「民主」兩個簡單的劃分法來區隔的話,1948-1988年這四十年之間,可以算是「威權時代」。極權政府統治時代,中間包括李承晚政府十二年的文人獨裁、之後朴正熙軍事革命,十八年的軍人獨裁,之後又到全斗煥,他在1979年十二月十二號發動第二次政變,,又經過九年的軍人獨裁,所以有三十九年,跟台灣很像。台灣有三十八年的「戒嚴時代」,所以韓國三任獨裁政府剛好是台灣的戒嚴時代三十八年,一模一樣!韓國是到1988年民主化,台灣是1987年七月十五號解除戒嚴,所以時間點幾乎是同步、吻合的。

後來經過盧泰愚,盧泰愚基本上是政變的共犯集團之一,五年的轉型過渡,到1993年,三十一年來,第一次文人執政,一直到之後的金大中、盧武鉉,到現在的李明博,這是「文人民主時代」。所以1988年是一個區隔,1988之前算是威權時代,之後可以算是文人民主時代。我今天講的主題是「南韓的民主轉型」。它是一個物極必反的典型,極端的暴政,朴正熙加全斗煥,一直到現在完全開放極致的民主。今天韓國的民主程度不輸給台灣,自由、民主,甚至保障人權,他們甚至做得比台灣好,這個都是可以讓台灣學習的。

血淚交織的現代史

我剛才講每個十年就會有一次事情,1950年「韓戰」,北韓揮軍南侵,三年的韓戰正式確立了南北韓分裂的體制。1960年四一九學生革命,推翻李承晚政權,因為李承晚政權為了終身連任,他修改憲法、一修再修,後來又選舉舞弊、作票,後來學生起來抗爭。所以四一九學生革命就逼著李承晚下台了。這是第一次在南韓,民智未開的時代,學生認為他們是社會正義的代言人,所以他們要揭發不公不義,所以這個學生革命在韓國歷史上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手無寸鐵的學生把一個擁有坦克車、槍砲的政權給推翻了。

到了1970年有一個成衣工人叫「全泰壹」自焚。他只有小學畢業,但是靠自己苦讀,讀了很多勞工、法律相關的書。他在清溪川,就是現在東大門成衣市場,當時叫「清溪川和平市場」,一個成衣工人為了喚起工人的自主意識,來對抗資方不人道的虐待勞工,非常不人性的工作環境、條件、待遇,所以他以自焚來抗爭。這之後就引發了二十年,1970-1990年整整二十年,韓國工運的勃興。你現在跟韓國人提到全泰壹,基本上他被認定是工運之神,韓國有一條馬路就叫「全泰壹大道」,很有名的一個工人。

1980年就是「光州事件」。光州事件也是我今天要講的重點,為什麼光州事件會成為民主化的契機,而且成為全民反美呢?韓國人反美就是因為光州事件到1990年,朝野三黨合併,這是政黨史上僅見的,從來沒有見過完全理念不同的三個政黨,例如民進黨跟新黨結合,或者台聯黨跟親民黨結合,三個黨可以結合,理念不一樣,就是為了政治利益,為了孤立金大中。這件事情純粹是國內的,所以國際上並不是很有名。

到了2000年金大中政府的「陽光政策」,對北韓的陽光政策。你知道政策有兩種,一個是「懷柔」,就是用胡蘿蔔去引誘他,另一個是用棍棒去打他,棍棒是「高壓」。所以陽光政策就是所謂的「胡蘿蔔政策」,用懷柔政策去摸那隻瘋狗。北韓是嚴重的精神病患,我在政大有一門課叫「北韓研究」,第一堂我就跟學生講,北韓基本上不是一個國家,也不是一個政權,它是一個宗教,而且是一個邪教。對一隻瘋狗你一定知道要順著毛摸牠,你逆著毛摸一定被咬。所以金大中順著毛摸的陽光政策奏效,後來南北韓在2000年的六月十五號舉行歷史性高峰會,金大中也因為這樣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這是諾貝爾和平獎第一次,和平獎照說應該是參與談判的兩造,締造和平,兩造都應同時得獎,但諾貝爾和平獎第一次只有單方面得獎。金大中得獎,北韓金正日沒有得獎。2010年基本上就是西海海域衝突,三月有天安艦、十一月的延坪島。

1950年韓戰爆發。韓戰爆發,各說各話,北韓指控是美帝跟南韓軍隊北侵,但是南韓跟美軍這邊指控是北韓南侵。但是事實證明是北韓南侵,因為如果韓國是主動北侵的話,不會三天就一路從首爾被打到釜山,逃到海邊沒路可逃。因為韓戰讓台灣得到美國第七艦隊的保護,杜魯門政府下令第七艦隊協防台灣,免於被毛澤東的共產政權赤化。

三十八度線,南北韓分裂從此定型。大約以北緯三十八度線,但它不是一條直線,有點像朝北偏。南北各兩公里,所以它有一個四公里的狹長帶狀地帶。現在這四公里地帶是全世界最好的野生動物保護區,因為六十多年來沒有戰爭、沒有槍砲聲、沒有人煙去打擾,所以很多生態學家就跑到四公里狹長地帶去做調查,發現很多珍貴的珍禽異獸、保護類動物都在裡面。

學生革命推翻獨裁

四一九學生革命,給大家看一下,這是手無寸鐵的學生對抗坦克車,1960年四月十九號。當然韓國的大學教授也很有guts,他們就站在背後挺學生,後來連大學教授都走上街頭,去對抗不公不義的政權。四一九隔年後,因為亂局有點沒辦法收拾,所以朴正熙在1961年的五月十六號發動軍事革命,到了1979被他的中央情報部部長殺死,十八年的獨裁。剛才講自焚的全泰壹,就是他,這是後來韓國人紀念他,給他做的銅像。

這是朴正熙統治時,金大中當年是反對黨的領袖,一個獨裁政府對異議人士、反對黨領袖的迫害。因為金大中曾經跟他在1971年競選過,當時朴正熙靠作票,贏了七十幾萬票,他們當時是總統直選,金大中落選了。落選後,金大中就一路在反對黨陣營當反對黨領袖。有一年他躲到日本去療養身體,被韓國中央情報部派人把他綁架回來。那次綁架金大中的行為,是侵入日本的主權、領土,把一個外國人從日本領土綁架走。綁到海邊一艘小漁船載運到到公海,本來是希望綁到公海後就把他裝進麻布袋,丟到大海去,金大中這個人就從此消失了。結果這個行動整個在美國CIA的監控之下,CIA的韓國站站長完全掌控這個行動過程,結果就發了電報給那艘船的船長,說不准對金大中有任何輕舉妄動。

船長不敢做了,只好把金大中乖乖運回國內,結果隔天金大中就出現在他家裡。因為金大中家等於是反對黨的總部,記者每天都圍著他家,記者就問他,你怎麼回來的?他說,我也不知道怎麼回到家裡的!結果引起日韓外交的軒然大波十幾年,日本非常不諒解

這個案子有點像台灣曾經發生過一個「江南案」,1984年到舊金山大理市把一個作家叫劉宜良,筆名叫「江南」,因為他寫了《蔣經國傳》,派了竹聯幫殺手到美國境內把一個異議作家打死。金大中事件跟劉宜良事件有點像,只是金大中比較命大,沒有被作掉。

1975年,朴正熙連續發佈緊急命令第一條、第二條、第三條,一直到第九條,所以1975-1979,韓國人是靠著緊急命令第九號,那個緊急命令是僅次於戒嚴令,等於是非常緊急的命令。那比我們當時的戒嚴還更嚴格,人民完全沒有集會結社的自由,甚至不能組黨、批評總統,完全沒有行動自由。他們當時還有宵禁,半夜十二點到清晨四點有宵禁,不能在街上走路。所以一個極端的暴政之後,最後他被自己的中央情報部部長殺死在中央情報部的餐廳,1979年十月二十六號。

這個亂局一個半月之後,十二月十二號,全斗煥發動一個軍事政變,一群少壯派的軍人就掌握了政權。全斗煥當時跟駐韓美軍司令魏克漢(John Wickham),他們兩個都是特種作戰部隊出身,如果你看過電影「藍波」,特種部隊是全世界任何國家最精銳的部隊。全斗煥跟魏克漢在越戰時都被派到越南,那時候就認識了,兩個人在那時候建立關係,後來魏克漢被派到韓國當駐韓美軍司令。他跟全斗煥私交非常好,所以全斗煥很可能就是在美軍支持下所擁護起來一個親美、反共的新領導人,來接替朴正熙留下的權力真空。

極端殘暴鎮壓光州

隔年1980年的五月十八號就發生了「光州事件」。前後十天,五月十八到五月二十七,整個光州市變成是無政府狀態。光州人抗爭要求民主化,全斗煥派了最精銳的特種作戰部隊空降到光州。因為特種作戰部隊部署在前線,那是歸美軍管轄的,如果沒有駐韓美軍司令的同意,那個部隊是不能調動的。那個部隊調動的意思是美軍事前知情,而且還從旁協助。所以韓國人從此就開始恨美國,就是因為光州事件。光州事件死了兩百零九人,四千三百多人輕重傷。每年的五一八,我連續四年都到光州去,我也幫台灣的二二八基金會跟光州的五一八基金會建立了很好的交流關係。如果以後你們有興趣到光州,五一八跟我來,我帶你們到光州去。

當時憤怒的光州人就去搶劫軍火庫的武器,組成「市民軍」來跟特種作戰部隊對抗。但是市民軍根本是烏合之眾,有些人根本連當兵都沒當過,就這樣跟全世界最精銳的特種作戰部隊要對抗。如果大家有興趣,我很樂意幫大家放一部2007年韓國最賣座的電影,當年超過鐵達尼號,叫做「華麗的假期」,網路YouTube上可能看得到,但是畫質不好,而且翻譯是中國人翻的,翻的非常差。這部片子就是光州事件的劇情片,非常好,但是台灣沒有片商進口。我上次就是在周老師家放這個「華麗的假期」。

那十天當中,光州人就發揮共同體的精神,他們互助合作,太太們出來做飯給市民軍吃,也路不拾遺,沒有任何一家銀行被搶、沒有發生任何搶案、竊盜案。因為受傷無數,醫院人滿為患,到處需要捐血,甚至妓女跑出來說,我也可以捐,我的血是乾淨的!那種互助合作的精神在十天當中展現無疑。

光州事件那一年的十二月,全斗煥掌權之後,他進一步控制媒體。控制媒體對新聞界來講,是新聞界的光州事件,有一千一百多個批判性比較強烈的記者被強制解聘。報老闆在槍桿子的威脅下,被強制交出他們的報紙、電視台。當時報老闆、媒體老闆被叫去開會,後面是槍桿子頂著他們,他們沒人帶圖章,韓國人寫「覺書」(각서)就是memorandum,備忘錄的意思。「我為了國家和諧,積極響應促進國家和諧,我自願放棄東洋放送電視台」,這是三星集團的老闆叫李秉喆,當時沒有帶圖章,只好蓋手印,槍桿子逼出來的。這如果在台灣那不得了!這是「東亞日報」,東亞日報的會長金相萬,也被迫交出他的東亞電視台、Samsung被迫交出他的東洋放送TBS、「韓國日報」的張康在被迫交出他的韓國經濟新聞。非常殘暴的整頓媒體,他用武力鎮壓光州之外,用文的方式來鎮壓媒體,要求媒體聽話。

光州事件之後,九月一號,透過自己修改的憲法,當上了總統。所以韓國人嘲笑他從1979年十二月十二號發動政變,到隔年九月一號才正式當上總統,前後花了八個半月的時間,這是全世界有史以來最久的一場政變。這是全斗煥。

我們現在談一下事件後的發展。19811987,後來受難者組成很多團體,包括遺族、被逮捕者的家屬會、受傷者的同志會,從1981年開始,每一年都抗爭要求恢復受難者的名譽、要求恢復真相。1981-1985又發生很多件大學生佔領美國文化中心,用很激烈的自焚來抗爭。他們佔領美國文化中心的目的,是因為美國文化中心是一個國際性機構,佔領國際性機構會變成國際新聞、引起國際媒體注意、形成國際輿論。到1985年進一步成立全國性的委員會,要求蓋紀念碑。1987,在光州事件七週年,光州教會透過國外教會,日本、德國教會,把德國、日本拍的紀錄片帶回來,第一次出版光州事件照片或錄影的畫冊。全國人很吃驚,第一次看到光州當年是那樣慘忍的被鎮壓,第一次影像資料曝光。

這是1985年五月,他們大學生佔領首爾的美國文化中心,當天我在現場,七十幾個大學生他們偽裝到美國文化中心查留學生資料,兩個、兩個進去,等到全部七十幾個到齊之後,就宣布佔領了。結果就把所有的美國職員趕出去,佔領了四天。當時美國文化中心被大學生佔領當然成為國際新聞,所有外電每天都很詳細的報導,他們要求平反光州、要求民主化。

全民奮起六月抗爭

到了1987年發生六月抗爭。韓國民主化過程其實跟台灣幾乎是同步的。台灣在1987年七月十五號解除戒嚴,也是因為之前社會力的爆發、工運的興起、學運,還有包括老兵,都跑到總統府前面示威,想家、想回故鄉,讓人看了都會掉眼淚。穿著一身黑衣服,背後寫著「想家」,在總統府前面,跟著國民黨軍隊來台灣四十幾年的單身老兵沒辦法回家。所以,1987年韓國一樣發生六月抗爭,一個導火線是當年一月,有一個韓國大學生叫朴鍾哲被警察刑求致死,他被壓到浴缸裡溺死,家屬從解剖的肺細胞來看,才知道他是被溺死。到六月,也是大學生李韓烈被鎮暴警察的催淚彈打死。這張照片幾乎是1987年六月抗爭最具代表性的照片。好死不死,這個人也是個光州人,光州人最討厭全斗煥。百濟人最痛恨新羅人。一個月後給他辦了喪禮,這個照片也是我拍的,我當時人在現場,等於是全國的國民葬,一路送到首爾市政府的廣場,已經聚集了一百萬人,等於是全民都站起來了,非常強烈的民意壓力,要求民主化。

這是1986年的冬天,大軍壓境東亞日報媒體、鎮壓報社。這是我,當時每天的裝備都是這樣,帶著頭盔、防毒面具,大概採訪半個小時的新聞後,把防毒面具摘下來,臉上的汗大概可以倒出三分之一杯的水!曾經有一個催淚彈打到我手上,但是沒爆炸,我就把它撿回家,供奉在電視機上當戰利品。結果有一次來了一個韓國社會記者,他告訴我說,朱先生,你的電視會發熱,萬一催淚彈爆炸的話,你的房子三個月沒辦法住。韓國生產催淚彈的技術是the best in the world,全世界最好品質的催淚彈,任何可以催淚的材料,辣椒、胡椒、大蒜,所有能催淚的化學藥品都放在催淚彈裡面,他的催淚彈還外銷到以色列、南非。

我們再看1988年開始就是盧泰愚政府。他本身是政變的共犯,也是鎮壓光州人的幫凶,他並沒有很誠心的想要平反光州。我剛剛講的六月抗爭,在整個六月,韓國大都市的街頭都跟戰場一樣,後來在民意壓力之下,他被迫發表一個「六二九民主化宣言」,向民意全面投降。街頭民意所要求的民主化、總統直選、國會改革、保障言論自由,他照單全收、全部答應,也因為這樣保障了他在1987年十二月那次的選舉能夠當選。當年國會的結構出現了「朝小野大」,在野黨比執政黨的席次多,這樣的情況下讓整個民意更能在國會得到充分的發揮。

1993-1998年,這是很關鍵的五年。金泳三政府時,三十二年來第一位文人政府。他把光州事件定位為「光州民主化運動」、把政變跟屠殺定位為叛亂跟內亂,政變是軍人叛亂、鎮壓光州是內亂。他定位自己的政府是繼承光州民主化運動的精神而成立的民主政府。之後他強制解散軍中的一個幫派叫「一心會」,那些政變集團就是一心會的成員,把這些軍頭強迫他們退伍,等於叫這些軍人繳械。如果是一心會的成員,就不升任他當陸軍總司令或國防部長,把這些幫派全部趕出去,杜絕軍人再度干政。

司法制裁判亂與內亂主謀

他最後、最重要的貢獻,是在1995年十二月定了兩個特別法,一個是「五一八民主運動特別法」,第二個特別法非常重要,「破壞憲政秩序犯罪之公訴時效特別法」,就是破壞憲政秩序的犯罪行為是永遠可以追訴的,沒有公訴時限的限制。這兩個特別法定出來的兩天以後,兩個前總統就被逮捕,送到司法審判台,第一審全斗煥被判死刑、盧泰愚被判二十二年半。第二審全斗煥被減刑到無期徒刑、盧泰愚被減刑為十七年。

很多同學看到這張照片一直很好奇說,老師,他們兩個是GAY嗎?為什麼他們倆手牽手?我說,不知道!他們有革命感情,從一起念軍校、他們都是大邱人,從軍校建立起革命感情,後來一起發動政變。右邊是全斗煥、左邊是盧泰愚。一直到光州事件平反了,五一八基金會在光州地下鐵車站有一個五一八陳列室,他們身上被塗鴉「죽여(給他死)」,光州人對他們的恨,可由此感覺到。

我現在要講他們清算過去、轉型正義的成效為什麼可以做到?民意跟人民的共識,透過社會運動來催生民主化跟清算過去。轉型過程中,軍隊的徹底國家化、服從文人統治和領導、在野黨的成熟跟成長,還有他們的政治選擇、政治領袖的謀略跟算計等等。後來金大中在1997年金融危機最緊張、最危急時當選了總統,等於是歷史還給光州人一個公道。金大中是百濟人,他的故鄉是木浦,在光州的旁邊,一千多年來百濟人的出頭天,就靠金大中的當選。

因為金大中本身也是政治受難者,到他上任時,轉型正義、清算過去已經完成、結束了,所以他就開始透過立法、設置各種制度性的機構。先透過立法「疑問死真相追究特別法」,疑問死就是離奇死亡,另外還通過了「民主化運動關聯者恢復名譽及補償之法律」,成立了「民主化運動補償審議委員會」。就是在威權化政府時代參加過民主運動而受害的話,可以跟審議會要求賠償。後來又成立「疑問死真相追究委員會」,開始調查在威權時代離奇死亡的案件。他們的情治單位也是非常惡劣的,把異議人士隨便作掉然後棄屍水溝,甚至跑到法國追殺前情報部部長等。

2001年他們正式依照聯合國標準成立「國家人權委員會」。我每次碰到我們的人權鬥士黃文雄先生,黃文雄就很感慨,他說提出成立「國家人權委員會」的構想,台灣比韓國早。大家記不記得,在2000年阿扁在五二零就職時,大家只記得「四不一沒有」,但是2000年就職演說中,有兩段差不多有四、五百字的長度,就是講國家人權委員會的問題。那兩段是黃文雄所寫的。我們在2000年五月二十號就提出要設立國家人權委員會,但是到現在為止,我們一直還沒成立。但是韓國在2001年年底已經成立了,而且是在聯合國的標準之下。

所以到金大中2002年卸任,在這些制度性機構跟法律的保障之下,盧武鉉2003年執政開始,他們已經成為一個100%自由民主、保障人權的國家。所以二十一世紀開始,他們就可以邁向一個嶄新的未來。到2000年兩韓在舉行平壤高峰會,表示他的懷柔政策發揮效用。我很坦白講,我到19971998年時,我還非常討厭韓國,我到那時候可能是全台灣最反韓的人,我在韓國當特派員時,我被二十四小時跟蹤,家裡電話被竊聽,警察國家對待外國記者的手段我都遭遇過,只差沒對我肢體迫害。1988年從韓國回來,我確定可以告訴大家,我是全台灣最反韓的人,一直到1997年金融危機,我還有點幸災樂禍,這個國家終於垮了,金融危機導致國家資產、個人的資產損失一半。

學習韓國人的積極進取

1998年國家貨幣基金來接管他們的經濟,但從1998年也是金大中執政時,到2002年,不過五年,它可以從谷底翻身,重新站起來。我才發現這個國家、民族真的是不簡單!韓戰之後的第二次國難,那樣的情況下,能從谷底重新站起來。他們很多家庭主婦就把自己結婚首飾、信物、金戒子、項鍊捐出來,一共捐了十億美金,我想這個事情如果發生在台灣,台灣人一定不會捐。所以我到那時候才開始去研究韓國人的民族性、他的優勢到底在哪裡?

他們的積極進取的精神,正是台灣人所欠缺的

所以那時候我才開始改變,反韓是不是反的有點沒道理?你反對他當時迫害你的那部分,但是他今天能從谷底重新站起來,這個民族性的優勢在哪裡?所以我才開始去研究這個民族性的優勢。所以你看1987-2002,市政府前面廣場截然不同的場景不過十五年而已。1987年的六月還在那邊抗爭,要求民主化,一百萬人,人山人海,然後2002年自由民主的浪潮瀰漫整個市政府廣場。再回頭看這個照片,完全是對照的。

轉型正義的重要性,我們需要清算威權的遺緒,包括制度性的、行為性的、意識型態性的。新興民主國家如果不去做這些轉型正義的事情,那麼合法性、可靠性會受到人民的質疑。如果消極的,像菲律賓艾奎諾政府並沒有積極的在做轉型正義的工作,後來離心離德,阿扁政府也一樣。韓國的狀況、全民的憤怒、全民的參與來催生民主化,他們比較是由下而上,台灣則是由上面所施予,而且我們的民主化是分期付款,一點一點給的,跟他們不太一樣。

如果大家有興趣,有兩本書,左邊那本是我寫的《國家暴力與過去清算——從南韓518看台灣228》,這本市面是還買的到;但這一本市面上不賣,這是二二八基金會出的,我幫他們編的,把兩個國家、三個蹂躪人權的事件,五一八光州抗爭、濟州島的四三大屠殺,1948-1954年,六年當中死了三萬人,這個歷史背景跟屠殺規模跟二二八比較接近。如果你們有需要可以去跟二二八基金會要,這個書不是賣的。

不是因為我學韓文、我懂韓文、研究韓國,所以一直在強調韓國怎麼樣。而是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亞洲民主化成功的國家只有台灣跟南韓,東南亞那些國家都不算,日本也不是。也就是Samuel Huntington所講的第三波民主化,在亞洲是台灣跟南韓。因為同樣都是儒家文化圈的國家,以這樣的經驗來看,我們能落實100%西方式的民主,新加坡、中國沒有做不到的理由。謝謝,我就講到這邊。

現在這樣,因為我今天從反韓開始切入韓國議題,講韓國的民主轉型。從十一月二十三號到今天,我被不斷的約訪,上了五次電視,如果你看了公共電視,我上了兩次,年代、中天、東森都上了,還有外面雜誌的約稿。莫名其妙我在十天當中賺了三萬多塊,中間還拒絕掉兩次「新聞挖挖哇」,那種娛樂性、有藝人同台演出,我說,對不起我不跟他們同台演出,因為格調不太一樣。因為今天有兩個主題,一個是反韓的問題,另外一個是韓國民主化。當然,韓國民主化的議題,大家比較陌生,我今天帶來二十三號公共電視,我把最後兩段我的談話節錄出來給大家聽。我不希望誤導今天的整個方向,全部倒到反韓議題,不過今天很顯然大多數的人還是反韓,沒關係,我想我們先看一下這兩段談話內容,之後你們可以不同意我的觀點,我們再來交流。現在開始放。(影片播放中)

台灣人要有志氣超韓

還有一段,是最後一段,談韓國文化建設,因為有很多人反韓是因為我們被韓國文化侵略了。最後一段,差不多五、六分鐘。(影片播放中)這是我覺得訪問中可以跟大家分享的。韓流文化,怪台灣自己不長進,我只能這樣講,我們過去不是沒有。你要把韓國當假想敵、你要討厭韓國、要反韓可以,但是你要有自信能夠超越他、能做得比他更好。我剛剛講,韓國人凡事要做最大、最好、第一,那如果台灣人也有那種志氣的話,我們還是可以再次打敗韓國,表現得比韓國更亮眼。下面時間開放給大家發問,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觀點,我剛剛講的,我們可以有些交流,不管是針對韓國的民主化、轉型正義的過程或是針對反韓風潮在台灣造成的影響。

同學問:

朱先生您好,很抱歉,您今天談韓國,但是我想問的是北朝鮮的部分。剛剛於演講中,您提到北朝鮮像一隻瘋狗,這部分我有一點疑問。當然要先說一下主題,就是可不可以從金日成先生的主體思想來談北朝鮮是瘋狗這件事。

朱立熙老師:

北韓的問題。1991年六月五號到十二號,我是被北韓政府第一個邀請去訪問的台灣記者,我是第一個,他們就把我當貴賓一樣招待。因為有那段親自訪問北韓的經驗,後來我繼續翻譯書、翻譯北韓的書,現在在政大開一門「北韓研究」。基本上,一個國家能夠用那樣的思想控制,把人民控制到愚化、奴化的地步,坦白講全世界沒有第二個國家。我為什麼形容它是一個宗教呢?它不是個政權,也不是個國家,它就是個宗教。

你們有沒有人看過2007年國家地理頻道曾經派了兩個記者,跟著斯里蘭卡的眼科醫生到北韓去?斯里蘭卡的醫生因為他們有個眼庫,專門幫人家做眼角膜移植。北韓有好幾百人已經失明二、三十年,經過眼角膜移植後重見光明。白紗布從他們眼睛拆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講台上,對著金日成跟金正日的肖像下跪。那是自動自發的動作,「感謝偉大的領袖賜給我重現光明的機會。」這只有宗教信徒對他的教主才會對他做出這樣的動作。

為什麼南北韓統一必亡

我翻譯一本書叫《南北韓,統一必亡》,這是一個在西德柏林自由大學的韓國學者,他回韓國做研究後寫的一本書。他從東、西德統一經驗來看南、北韓統一會發生的問題。東、西德統一是西德合併統一東德,他認為,以現在南韓的條件,沒有當年西德的經濟力量可以合併統一北韓。同時現在的北韓,比當時被西德統一的東德來得更破敗、更凋閉,所要付出的成本與代價也更大。1989年東、西德統一之後到現在二十多年,德西大概投注了兩兆歐元到德東,還沒弭平那個無底洞!

這個看在南韓人民的心裡他們會怕,統一對我到底有什麼好處?他們年輕人都在這樣懷疑,那表示要失去我現在所擁有的。更何況儘管是同一個民族、講同樣的語言、同樣的文字,但是經過六十多年的分裂後,已經是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價值觀、不同的人性,完全不一樣。所以那一本《南北韓,統一必亡》,是以東、西德的經驗來論述,就是東、西德統一之後,才造成新的分裂,新的心理分裂,不曉得多久時間才能弭平這樣的分裂。

他就用這本書來看北韓,基督教的三位一體(Trinity),聖父、聖子、聖靈,北韓原封不動搬過去,聖父是金日成、聖子是金正日、聖靈是主體思想,你說他不是宗教是什麼?因為他是一個被逼上梁山的,我形容他是瘋狗。坦白講,這是全世界都知道、公開的秘密,就是駐韓美軍先把核子武器搬到南韓,你看南韓的地圖,有一個最突出的西海岬角叫「瑞山」,最靠近山東半島,就是美軍部署核子武器的地方。因為我曾經到那邊採訪過,有一艘十九個大陸難民搭著舢舨船到韓國的瑞山,把美軍嚇壞了。這是美軍最重要的核武基地,你怎麼漂到這裡來!但是這個基地,南韓跟美國絕對不會承認的。就像大家都知道以色列有核子武器,阿拉伯國家都知道,但是美國跟以色列就是不會承認。

因為美國把核子武器部署在南韓,讓北韓覺得受盡威脅。但實際上,美國的核子武器部署在南韓的目的,是為了防堵中國霸權的擴張,還有防堵日本的侵略性,為了牽制左右兩邊,而不是為了對付北韓。但北韓就覺得充滿危機感,把自己逼上梁山,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用懸崖邊外交、用膽小鬼遊戲來跟強國周旋。所以基本上,它完全是一個變態的重度精神病患,你不需用言詞刺激它,它是一隻瘋狗,你得順著毛摸,才不會被牠咬。

我在這一期《今周刊》寫了一篇文章,十年來金大中跟盧武鉉的陽光政策證明是有效的,你對那個精神病患應該是用懷柔、應該用胡蘿蔔,但是李明博上台後又改用棍棒策略、改採強硬的。北韓又受到刺激,揚言隨時可以讓首爾成為一片火海、血海。兩邊劍拔弩張的對峙,對誰都沒有好處。所以我會比較傾向於韓國自由派或改革派所用的懷柔政策對付北韓。我不曉得這樣有沒有回答你的問題。

同學問:

老師您好,剛才聽到您講南韓作家所謂的《南北韓,統一必亡》,我這邊有點疑惑,如果兩韓合併,不談到經濟,不談到其他問題,一切如理想化的、非常和平、理性的統一之後開始全力建設國家,那這個情況下,認為利益會受到最大損失的國家可能會是那個國家?第二個會覺得利益受到損害的國家又是那個國家?會不會「合併必亡論」是這些國家的一些心態所造成的陰謀論?雖然我很反對、很痛恨所謂的「高麗棒子」,但是我覺得他們這個論調會不會是一種陰謀論。

朱立熙老師:

「南北韓,統一必亡」不是個陰謀,這是很務實的。從東、西德經驗來看南、北韓狀況。實際上這本書的作者,我看他心裡的動機還是希望統一,而他用「南北韓統一必亡」這樣的命題來警告韓國人,你要統一的話,需要面臨多少問題。舉個例子,韓國有個現在叫做「統一部」,它最早成立時叫做「國土統一院」,位階非常高,是副總理兼統一院院長,相當於我們的陸委會。有一天我的朋友去訪問統一院院長,請他問統一院的職責在做什麼?他說我沒事做。怎麼可能這麼重要的部門沒事做?他說,我真的沒事做,我每天都在讀金庸小說的韓文版。如果你真的要問我在做什麼,我只有做一件事情,專門在「研究如何不統一」。統一院院長在「研究如何不統一」?

我現在回答你的問題,為什麼南北韓這樣的長期兩極化對峙,他們在上談判桌之前,就互相把談判的價碼開得很高,高到讓對方沒辦法接受。南韓上談判桌一定要求北韓放棄核武、非核化,這是先決條件;北韓的條件一定是要駐韓美軍撤退,第二個廢除國家保安法,這也是一刀就要人家斃命。他們互相就這樣極端的民族性,把談判價碼抬到這麼高,讓對方完全沒辦法接受。這樣的統一對他們而言,並沒有任何意義。

中國最不希望南北韓統一

你說對誰有利?對誰沒利?我告訴你,今天幸虧有一個北韓在南韓跟中國的中間當緩衝區,中國是第一個最不希望南北韓統一的國家。你們記不記得歷史上「高句麗」曾經是中國東北邊的外患,中國現在一直不承認高句麗當年是韓國,他們認為這是它邊疆民族的一個政權。但是高句麗的勢力一路從朝鮮半島擴張到內蒙。高句麗對中國是一個惡夢,隋朝、唐朝都打過高句麗,一個不聽話的東北邊陲就是高句麗。如果今天北韓是這樣的狀況,對中國極大的威脅,幸虧有一個北韓在中間是緩衝區,所以儘管北韓那麼破敗,對中國是一個負擔,甚至是後院的一個不定時炸彈,但是中國還是需要照顧它。所以中國並不希望南北韓統一,我可以跟你講,這是100%確切的。

南北韓統一對誰有好處、對誰沒好處,這個命題講的都太早。南、北韓統一對日本不好嗎?不見得。它的復甦重建需要日本經濟幫忙。那南、北韓統一後,駐韓美軍沒有口實、沒有理由可以繼續留在韓國,那如果要繼續留在朝鮮半島,它的動機是什麼?還是對中國。所以坦白講,我覺得《南北韓,統一必亡》那本書的命題是用這個來警告南韓,如果要統一的話,要面臨什麼挑戰。一個分裂四十幾年之後,重新統一的東、西德,統一之後才形成新的心理分裂,更何況南北韓現在分裂的狀況,語言文字相通嗎?不盡然。北韓講的語言,受到中文的污染非常嚴重;南韓的韓語又受到外來英文的污染非常嚴重,所以他們語言能不能溝通都是一個問題,寫的文字也不太一樣。

所以兩個異質化的社會,語言、文化、價值觀、人性的異質化,北韓基本上沒有精神病患,醫院沒有精神科,他的政治犯都送到精神病院去了,然後全部趕到郊外。你說他沒有政治犯收容所?他根本不容許有異議份子的存在。個國家可以把人民馴化到這個地步,對領袖盲目的偶像崇拜到那個地步,全世界沒有第二個國家。我到北韓時真的是非常吃驚,全世界銅像最多的國家就是北韓跟台灣。對不起,台灣也很多。

同學問:

朱老師我要請教你一個問題。因為剛才在談南、北韓統一的問題,我比較敏感一點,大陸跟台灣統一好不好?

朱立熙老師:

對不起,這個問題不應該是我研究韓國問題的人來回答。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想台灣的國家認同問題,那麼多、那麼分歧。其實過去幾年我幫台灣人權團體跟韓國人權團體做交流時,韓國人來到台灣感覺台灣人就欠缺兩樣東西,一個是台灣人的民族主義,沒有一個民族主義、第二個,台灣沒有國家認同。他們一看就很清楚。如果你有一個台灣人的民族主義的話,你的國家認同自然而然也會形成。跟韓國(一直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認同)是完全不一樣的。

媒體做假應該強烈批判

我再補充一點,剛剛公共電視談話節目一開始有幾則新聞,我一開始痛罵媒體,包括砸掉韓國電視機、砸韓國畫像、去韓僑小學蛋洗。這些都是製造出來的新聞、導演出來的新聞!都是電視台安排去表演的,否則你怎麼知道那個人什麼時候要去蛋洗韓僑小學?你從畫面一看,那都是個人行為。我最後的媒體工作是華視副總經理,我一看新聞就知道那是假的、製造出來、導演出來的,那不叫新聞。但是我們台灣電視記者很可惡,他們一向集體行動,特別是地方記者,他們講好今天一起做什麼新聞,大家就去做。電視記者最怕的就是,跑了獨家,會被同業杯葛,大家認為你不合群,就會杯葛你。最怕的就是漏新聞,你漏新聞就會被台北總社刮鬍子。所以他們就集體去做,今天哪家電視台負責導演什麼事情。

我在華視做時,訂立一個華視新聞自律公約。「自律與淨化宣言」,其中有一條是,地方警局破案之後,帶著嫌犯到現場去模擬演出的新聞我們不採訪。我公開告訴記者,「你不用去採訪這種新聞。」我後來知道這種新聞都是製造的。只要警局宣布命案破案、逮到兇手之後,第二天回到現場模擬演出,我們電視台得到通報後,就會通知家屬,明天早上警察會帶嫌犯去表演,家屬就去了。家屬去之後就很憤怒,對嫌犯拳打腳踢,這種新聞有衝突性、有動感,台北喜歡這種新聞

我們就曾經有個車禍肇事者司機,被迫到靈堂跟罹難者祭悼、鞠躬,結果他被活活打死在靈堂!台灣是個法治社會,不是叢林法則,不能以暴易暴,受難者家屬的悲憤當然值得同情,但絕不是用這種方式到現場演出時對嫌犯拳打腳踢。這種新聞,我知道是地方記者安排出來的表演東西,我希望你們有判斷力,以後看到這種反韓新聞,或者那種一個人的行為,但是各台都播,你們應該打電話到電視台抗議。你們這些人不專業,而且不道德,你們各領薪水,卻做同樣的事。那我只要用一家的新聞、一個特派記者發通稿就好,為什麼你們都做同樣的事情呢。你們要有判斷力,這種新聞全部都是導演出來的,大家集體行動。所以那些反韓新聞、砸三星、LG電視機,那一定是一台壞的、不要的電視才在那邊砸。

我那天在罵的時候,連公共電視都罵進去了,後來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人家請你來罵人還給你錢。Anyway,我只是希望給大家一個比較客觀的角度,你們怎麼樣去瞭解新聞真相,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導演出來的。

主持人:

我們今天非常謝謝朱教授來給我們演講,因為時間關係,我們也沒辦法再做充分的討論,最後以掌聲謝謝朱教授。

(感謝逢甲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吳書萁小姐紀錄整理)

logo2 

為什麼會想要轉po這篇文章呢?

最近我看的電視劇、聽的音樂幾乎都是偏韓居多,基本上我沒有太多仇韓抗日反大陸的心結存在!

就只是覺得它好看好聽,也就這樣了。

看到這篇文,讓我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媒體有許多都是被操作的!

但人民卻選擇看它的表演跟著興風作浪,卻不去思考這裡面到底有幾分真實性?

連外國人看到台灣的新聞都覺得太爆力、好精彩!就像是在看電影一樣!

會不會過沒多久,大家會像被放進冷水煮的青蛙一樣?

習慣了這個無能、無法實質幫助人民國家進步的政府!?

人心惶惶...將成為日後人民心聲的代名詞,因為我們可能不知道未來在哪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呀亞啞 的頭像
呀亞啞

亞啞的天空

呀亞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BC
  • 很多仇韓的網路謠言~雖說來自大陸~但背後實際是來自北韓~說了半天兩韓自己才是這股謠言地製造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