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一個不願入宮的女子,終究仍因才智出眾吸引了皇帝的目光,更因有著與皇帝心愛已逝的純元皇后相似的面貌身受皇帝專寵殊榮。

原以為,雖非如心之所願那樣一生一人共白首,但至少倆人是真心情意的。

但怎知,這是一段糾結著過去與江山的感情,幾經陷害終於讓她明白最是無情帝王身,只得狠心離兒心灰求得下堂去。

奉旨出宮入寺修行,因著廢妃之名受盡苦楚,果郡王幾番出身挺護,終於抱得美人歸。

古人說的好:好景不長。

帝旨要果郡王前往探測軍情,卻傳來沉船惡耗,恰逢眉庄特意來訪告知其父遭陷病危。

這讓她怒急傷極,一時之間決定回宮,人要她鬥豈有不戰便死之理。

命運果然殘酷無比,不巧的是,她剛要回宮,果郡王卻沒死回來了,只得淚別長河旁,真的從此蕭郎是路人了。

天意弄人,果郡王奉旨迎妃回宮,那份倆人之間的怨離別真是讓人無法言喻。(哭哭)

回宮後,紅顏招妒,又是幾番誣陷,而甄嬛也都幸運躲過。

好景真的很難有,外番來訪指名和親偏要貴妃甄嬛,而在此時更有他人明示暗示果郡王與之有私。

皇帝怒極,存心刺探更用計引出果郡王。

果郡王明白皇帝疑心已確,上書請罪,而皇帝卻追封為果親王,下旨令前往邊境防關,無詔不得回京。

如此安渡幾載,皇帝親信弄來幾封果親王與其妻之家書,倆人信末都加著貴妃安,如此疑似另有其意之暗語。

氣憤難平的皇帝下旨讓果親王回京述職,最終仍是問了二人是否有私。

僅管果親王仍舊未認,然皇帝多疑,殺心恨意既起,狠絕地要甄嬛前往賜死果郡王以示其貞。

這一段,大概是二人最真心真意的橋段了,雖是臨終之言,但總算妾不負郎意!

甄嬛並沒有為了自己而毐死果親王,反而是果親王不忍甄嬛受苦而自行換了毐酒飲下。(大哭T_T)

也幸得最終是聽得甄嬛誠實說情述愛了,或許會有人認為可惜他到最後都不知道自己與甄嬛有著一雙兒女。

但小淚私心認為,也幸好他從不知,否則這臨終前的此生無憾,恐怕會變成含恨而終...

(鳴.......他們已經很可憐了,不要這樣.......T_T.......)

果親王逝後,瑛貴人一反冰冷常態用心侍候著皇帝,使其沈迷床第之間,更奉信仙人金丹之說,身體終是逐漸掏空敗壞。

皇帝巧遇果郡王之子與皇子弘瞻遊玩,卻驚覺二人太過相似,頓時疑心又起,便命人前往取血,意欲再做一回滴血驗親。

幸得瑛貴人發現及早,通報甄嬛。

甄嬛下拜感恩,瑛貴人終於得知雙子乃是十七爺之子,因對果親王之情,決定提早對皇帝下其毐手。

用藥過後,甄嬛入內探視皇帝,終於將一切坦白告知,皇帝終不治駕崩。

後在一片爭議之中,甄嬛告示皇帝早已署意四阿哥繼承大統。

。。。。。。。。。。

雍正逝。

四阿哥繼位,因憂養母循私偏心終有一日會為其親生子爭謀帝位,故借題問之名問了問親生之子尚且有著偏私之心,那養子又如何呢?

皇太后聰明若此,豈會聽不出弦外之音?

思索了一下,便依前話提出了既然果親王之子元澈繼嗣慎郡王府,而果親王府後繼無人,那便讓自身幼子入嗣果親王府,也免日後又有人再起爭端動搖江山。

一來,斷絕六貝勒上位的可能,消弭了新帝對其爭位之疑。

二則,保全六貝勒弘瞻往後的生命安危。

。。。。。。。。。。

淚之私心小番外【見太妃】

新帝繼位。

甄嬛成為一國皇太后,令人擇期前往甘露寺為國祈福。

祭拜過後,對眾人表示欲轉往探視曾照護自已的舒太妃。

至門口處示眾人於外等侯,僅餘瑾汐服侍並攜六貝勒弘瞻陪同入內即可。

甄嬛一入內便急著伸手緩住舒太妃欲行大禮之姿,反身拉著幼子緩緩拜下。

並對弘瞻表示,既已入嗣果親王府,舒太妃即是阿瑪之母,往後若是得空得常常前往代其行孝照護。

舒太妃心下明白甄嬛之用心良苦,終是讓其子認祖歸宗了,激動之心頓起淚是不停了。

果親王逝去之後,是舒太妃第二度遇子身亡之訊,使其傷心過度,看來似是更老了幾回,幾番相聊敘舊終是寬解了太妃之心,甄嬛拜別離去。

又復幾年,弘瞻年歲增長,帝賜親王之號,遷居於宮外,而其亦遵額娘之意常前往探視舒太妃服侍於前,數年之後,太妃安去。

。。。。。。。。。。

淚之私心小番外【返舊地】

歲月不饒人,甄嬛年華漸老,對舊事回憶是愈發地不可止了。

借出遊之名,終又重返凌雲峰。

這一生,她最期待卻也最害怕再踏足的傷心之地。

一山  一水,一切如舊。

站在這相似的山水之間,彷彿身後依舊有著當日那保護自己 擁抱自己的果郡王。

回到了凌雲峰,卻回不去最想到的那裡。

這一切,都似曾相識,一草一木都還像二人共同走過的山間。

『允禮,我來了。』

甄嬛在心中緩緩地對允禮對話著。

雖曾數度在夢中返回舊地,彷若從前。

而如今終於踏足,卻已物事人非。

『你知道嗎』

『我們的孩子,都很好。』

如今都大了,也各有憂歡,往後便是他們的人生,他們的故事了。

。。。。。。。。。。

logo2  

無論怎樣的大戲,最終我們看的都是劇中人追求的一生一人共白首。

或許夢總是不圓才叫人追憶,情悲離才使心哀痛,早知是既定的結果,但看到他們的生離死別我還是忍不住痛哭了一下。

在這部戲中,最讓我討厭的是浣碧,自始至終她都是最自私的。

否則依她原有的身份,又怎配的上溫文儒雅的果郡王,又怎麼害得他娶了不愛的女人回家。

甄嬛不是沒有給她過機會,外出侍疾的期間她那樣積極示意,果郡王若真有其他心思又怎能視而不見?

雖然撞棺同去是證明了她是很愛果郡王的,但我卻認為尚不如瑛貴人用情用心  愛,所以祝福。

安陵容,雖然夠機車又自私,但身在後宮難免不得不用心用計,雖同樣討厭,但到底她也是可憐之身哪。(嘆)

再看眉庄,用情至性似乎也不算枉此生了?至少還和溫實初有那麼一夜,又生下二人的小公主,(驚!那藥酒果然利害!!!),這可算沒有白愛一回吧!

話說這部戲中最安穩的大概是最不起眼的慎貝勒與小妹玉嬈了,雖然有過一番小掙扎,但終究是與有情人成眷屬了,可喜可賀啊。

而此生無緣的果郡王與甄嬛,或許也只能寄望來生他們終能一生一人同心相守共白頭吧。

至於小淚那私心小番外,純屬自我娛樂了。

只是想著當舒太妃得知自家的孫子回歸血脈宗親,應當會寬心些;當甄嬛再回凌雲峰時,究竟是悔恨憶往激動落淚又或是釋然淚下就但憑個人私想了吧。

這在淚的心中有著眾多不同的版本,最終選擇平和的結局,後來的故事,就留著後人去承擔吧。

最後,不得不說觀眾都是太閒的........

總是會有有心人去追究這到底符不符合史實,話說人家本來根本不是寫雍正的故事低,著墨上自然有多處不同,就請看倌們不要這麼挑剔吧!!

人家都沒說是照歷史去寫的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呀亞啞 的頭像
呀亞啞

亞啞的天空

呀亞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