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和妻逛街,妻問我:“你愛我嗎?”我愕然,說:“當然,你怎麼啦?有什麼問題嗎?”

妻笑了,仔細地望著我,說:“沒什麼,那你去為我買件內衣,10分鐘後,我在樓下咖啡廳等你。”

我在那家大商場好不容易找到了女性內衣專櫃,這個內衣專櫃很漂亮,就像是一個迷宮,我轉了一圈,快要迷路了。

“先生,你……”營業員小姐叫住我,“先生”這個稱謂吸引了那裡所有顧客的注意,因為那裡只有我一個人是男的。

我說我買東西,營業員小姐驚訝地問:“你買什麼?”

我心想,這女孩子腦袋是不是進水了?難道我到這裡來是買番茄的嗎?我一字一字地大聲回答說:“買、內、衣。”

營業員小姐更是大吃一驚,旋即說:“先生,對不起,這裡只賣女式的。”

我無奈地說:“我知道,我到這裡來,就是想給我老婆買內衣,難道不可以嗎?”

營業員小姐這才笑了,店內的所有女顧客都笑了。

我隱約聽到一個悅耳的女聲在說“這男的不錯嘛”!我當然不錯啦,有人誇我,我很高興,勇氣大增。

用手指一件暗紅色的內衣,理直氣壯地說:“就買一件這樣的。”

營業員小姐看了我一眼,問:“內衣的型號是多少”多大?完了,怎麼忘記問妻了呢。

我當場愣住,不知所措。買外套的時候,可以對服務員說“估 計你能穿的,她就能穿”,但現在是買胸罩,我能說什麼呢?

這是永遠也沒有辦法請人幫忙的事情。

營業員小姐不停地發問:“70A?70B?75A?75B?”她說了一大堆我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數位,我一頭霧水。

營業員小姐似乎明白了,她問:“有地瓜那麼大嗎?”終於有我能夠聽懂的詞語了。

我搖搖頭說:“小一點。”營業員小姐又問:“要不就是蘋果?”我一聽,還是搖頭,營業員小姐洩氣地說:“那就是雞蛋哦!”

我笑了,心想這女孩子真聰明,很會說話,連忙點頭認可。

營業員小姐正準備去拿內衣,我忽然想起妻是屬於“飛機場”類型的,連忙補充一句說:“小姐,是煎過的。”

營業員小姐以為我罵她,反問我:“什麼煎過的?”我急忙解釋說:“你剛才不是說雞蛋嗎?”

營業員小姐一臉的悲傷,歎氣說:“唉,這麼平,難怪要讓你來買呢!”

我拿了選好的內衣落荒而逃。剛出門,就看到妻站在不遠處,開心地笑,她越笑,我就越得很尷尬。

一輩子,惟一一次為女人買內衣,雖然不是妻真正想要的那種偽裝型的,不過我倒因此長了不少見識,至少我現在知道“70A”之類的數位含義,並且知道了妻子的型號。

我相信,大多數男人裡面,估計沒有幾個為女人買過內衣的。

女人愛男人,她們會為男人買內褲。男人都說自己很愛自己的女人,可是有幾個為自己的女人買過內衣呢?

愛你的女人,不妨放下大男人的架子,做些讓她意想不到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呀亞啞 的頭像
呀亞啞

亞啞的天空

呀亞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